投稿郵箱:wdwxtg@qq.com 論文發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故事
  • 正文內容

放生記

閱讀:412 次 作者:雙生之刺 來源: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:2019-05-10 08:00:05
基本介紹:

  前段時間胡大的母親跑去算命,說胡大、胡二兩兄妹年道崎嶇,算命的人叫他們每人到大江大河放十三尾魚,隨便哪種魚皆可,算是積功德改運。

  胡大母親打來電話告之,胡大唯命是從,整日念叨著要去放魚。昨日在外面打牌,結束后時間尚早,去老柏溪菜市場買魚。

  我問胡大:“你信不信這個?”

  答:“不信安。”

  問:“為什么要放?”

  答:“讓母親安心。”

  我建議:不如對你母親撒個謊,說我們已經放了。

  胡大嘴巴一撅忿然作色:不!

  作罷,走到賣魚的攤點一看:有花鰱、白鲇、烏魚、鯽魚、鯉魚還有泥鰍、青蛙。我建議買泥鰍或者青蛙放養,最好是跑到河壩去逮十三只蝌蚪來放。胡大說蝌蚪不算魚。

  魚攤賣的魚個頭大,逡巡一周權衡再三,決定買個頭最小的鯽魚。

  一攤主:七塊五一斤。

  再問幾家貨比三家。

  一攤主:八元。

  我說那邊都才賣七塊五,你這里怎么要八塊?

  攤主說這魚很新鮮。

  剛轉身又來一顧客,還了個七元,爭執幾句,攤主居然從了他。不知哪種原因,這筆生意沒做成。

  我自忖當真人善被人欺。正色道:你為什么要賣我高價?人家七塊都要賣我們要八塊?

  攤主狡辯:你看嘛,七塊我都不賣給他!

  我:是人家不買,我在旁邊啥子都看到了。

  攤主服軟:來嘛來嘛,你要買好多嘛?

  我陳清緣由,買魚并不是為了吃,而是放生,積功德。

  攤主附和:這幾天買魚放生的人多得很!

  天下烏鴉一般黑,天下神棍也一般黑,這樣看來積功德就是放魚放魚再放魚。

  我:給我選十三條最小的。

  過秤一共是三斤八兩二十七塊。

  去河邊路上我衰嘆連連:放十三條魚都要近三十,可惜可惜!

  胡大委屈地說:要不我們回去弄來吃了嘛。

  這簡直無異于倒行逆施自毀長城之舉。我說算了買都買起了,還是去放生吧。

  下午五點過,滿江水色碧透,江水萎縮倒是難得一見的清澈。遙見斷岸千尺,草木青黃。天上云痕重重,地上潦水未干,江上刮著白色的風。這時候我們到了岸邊。

  河邊的巨石靜靜躺著好像史前巨獸的卵,幾步跳躍來到臨水的石埠上,袋里的鯽魚似乎聞到江水的氣味,活蹦亂跳,蹦跶了好幾次。

  我蹲下將袋子半沒在水里,逮起一條魚輕輕放到江水中。江水清冷,有些刺骨。

  魚兒黑著背擺幾下尾,悠哉悠哉不見了蹤影。

  一條魚鼓著肚子,估計肚子里已經孕育著千千萬萬個小生命。

  我叫胡大把魚放遠點,免得擱淺或者又給人抓去了。胡大抓起魚奮力朝江心擲去。啪地一聲,祈禱可憐的魚兒沒有被摔暈。

  不一會兒袋子里就剩一條魚了。我準備把它放到跟前,看著它消失。魚兒觸到江水,麻木的像個浮標,江水一浪接一浪,起起伏伏如潮,我又想試著抓起它,可惜也不知跑哪兒去了。

  這十三條魚,倘若有知,能夠在某天想起他們共處一袋的光陰么?他們在過去一段時間里即將成為砧板之肉,供人果腹,而后被兩個陌生人買下,放生于江湖。這兩個人也罷了,倒不是循這善心,真的想要積功德求福祉,了個心愿而已。

  這時候我又想起《莊子·大宗師》里涸澤之魚的故事:“泉涸,魚相與處于陸,相呴以濕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與其譽堯而非桀也,不如兩忘而化其道。”想到這里,我不禁自嘲,自己的牽強附會故作深沉,正印證昆特拉的一句話:“人類一思考,上帝就發笑。”

  “山林不向四季起誓,榮枯隨緣;海洋不需對沙岸承諾,遇合隨興。”

  一個“隨”字,囊括了多少孜孜追求不到的東西,涵蓋了多少皓首也參不透的理。

  (2012/01/27)

標簽:故事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  • 上一頁:呂生
  • 下一頁:男孩子與燕子
  • 快3彩票微信群 郸城县| 上栗县| 台东县| 门头沟区| 阜新市| 雅江县| 小金县| 富锦市| 荣昌县| 哈巴河县| 舟曲县| 萨迦县| 彰武县| 资溪县| 新安县| 寿宁县| 当雄县| 得荣县| 三明市| 嵊泗县| 京山县| 广昌县| 浮梁县| 兴国县| 靖远县| 平顶山市| 松潘县| 万荣县| 杭锦旗| 卓尼县| 苏州市| 涪陵区| 洛宁县| 都昌县| 枣庄市| 新津县| 峨边| 临江市|